藏羌文化研究

日本飞机对松潘进行轰炸的历史故事

发布日期:2016年03月14日文章来源:阿坝新闻网综合

    70年前的今天,日本飞机对松潘古城进行了大轰炸,是“误炸”松潘?还是蓄谋已久?大家一起来了解这段历史:

  阿坝州档案馆的一份《日本飞机轰炸松潘城档案史料汇编》显示,“此次轰炸造成死伤695人,炸毁房屋245栋,损毁了大量的民众财产,给松潘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当场炸死松潘百余名师生。”

  1941年6月23日,(民国30年)早晨8点27架日本飞机由湖北武汉起飞,11时许,松潘县城东南塔坪山顶上方日机群发着巨大的轰鸣声直飞县城,分成两队,包围县城,开始俯冲,太阳旗标志清晰可见,人们始知日机来临,惊惶失措,四处奔跑。日机一面向全城投弹,一面用机枪向地面扫射,霎时,硝烟弥漫,尘土飞扬,房屋倒塌,大火蔓延,街上哭声喊声一片,人们乱作一团,不知如何躲避。日机投完炸弹后,仍有3架飞机在松潘县城上空盘旋数圈后从来路离去。县城4.6公里长的古城墙被炸坍数处,县城内外布下许多弹坑,大街小巷遗下许多尸骸,东门城洞和南门城洞瓮城内死伤无数人,北门至中街下水关的民房、铺面全部烧毁;省银行及“本立生”、“丰盛合”两大商号损失巨大。日机轰炸时,东街县立小学接近下课,百余名师生全部伤亡,李继渊也被炸死在茶铺中。

  羌族土司红军烈士安登榜之子、松潘县政协原副主席安本钦,他当年正在松潘国职学校就读,亲眼目睹了日机轰炸松潘的罪恶行径。“当时我们正在上课,听到日机轰隆隆的声音赶忙从教室里跑了出来。那场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据安本钦回忆,他们跑出教室抬头往天空看,只见一架架飞机在头顶盘旋,分成两队包围了县城,开始俯冲,太阳旗标志清晰可见,“我们那时才知道是日本飞机来了。”顿时,人们惊惶失措,四处奔跑。日机一面向全城投弹,一面用机枪向地面扫射,霎时硝烟弥漫、尘土飞扬、房屋倒塌、大火蔓延,街上哭声喊声一片,人们乱作一团,不知如何躲避。日机投完炸弹后,仍有3架飞机在县城上空盘旋数圈后从来路离去。县城4.6公里长的古城墙被炸坍数处,县城内外留下许多弹坑,大街小巷遗下许多尸骸,东门城洞和南门城洞瓮城内死伤无数人,北门至中街下水关的民房、铺面全部烧毁;省银行及“本立生”、“丰盛合”两大商号损失巨大。日机轰炸时,东街县立小学接近下课,百余名师生当场炸死。幸运的是,安本钦本人没有受伤,但他的两位亲人在此次轰炸中不幸死亡。

  安本钦说,他正在进行赴日的相关准备,“明年我会亲赴日本出庭作证,为我死去的亲人和同胞讨回公道。” 日军当年不是“误炸”松潘 长期致力于历史研究的四川省阿坝州羌学学会副会长张翔里说,“之前大家一直都以为日本当年是要轰炸漳腊机场而误炸了松潘县城,其实经研究发现,日军当年就是把松潘县城列为了轰炸目标,目标明确,根本不是误炸。”

  张翔里他们发起成立了松潘中国少数民族民间对日本国战争索赔团,这次走上民间索赔道路。他们四处搜集相关资料,提取到了日军当年的一份绝密资料。在这份史料里,从当年日军的行程安排和派飞机的记录上可以清晰地看出,日军当年明确把松潘县城作为了轰炸目标,并于1941年6月13日派飞机对县城进行了全面侦察;10天后,即6月23日早晨8点,日本派出27架飞机由湖北武汉起飞,经平武向松潘方向逼近,于11时许投弹轰炸了松潘县城。

  “我们还打算在松潘建立一个日军轰炸松潘纪念碑,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张翔里说,“打官司很费时,我们这批人年龄都很大了,但如果我们这一代完不成,那就让我们的后人接着把这官司打下去,直到取得最终的胜利。”

  未申诉受害者请联系中方律师

  从2006年3月到今年10月,东京地方法院已经11次开庭审理了此案,但仍没有作出任何表态。对此,一濑敬一郎呼吁,希望更多中国受害者、志愿者、热爱和平的友好人士联合起来,支持日本律师团。 据介绍,还未申诉的受害者见到报道后,可以联系中方律师代表潘润,详细告知自己的受害经历,这将作为有力的事实证据帮助最后打赢这场官司。

  首次加入到民间索赔团

  2009年10月5日,“成都大轰炸”再次在东京地方法院开庭。民间索赔团来到东京地方法院,为“成都大轰炸”第一次开庭后追加的受害者起诉立案。本次起诉者包括成都、松潘、重庆、乐山和自贡等地的80余位受害者,松潘受害者首次加入到民间索赔团中。

  四川省阿坝州羌学学会会长杨光成称,此举是为了让后人“勿忘国耻”。副会长张翔里表示,松潘打算建一个日军轰炸松潘纪念碑,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他还披露了一个重大发现:日军当年目的明确,就是为了轰炸松潘,而不是之前所说的“误炸”。

  2009年12月29日下午6时,在日本律师一濑敬一郎的带领下,“重庆大轰炸”日本律师团成员一行6人抵达成都。为对2010年1月27日在东京地方法院开庭的“松潘大轰炸”一审作准备,他们从本月25日起,已经在松潘对二战时期大轰炸受害者的受害情况进行取证。 此次“松潘大轰炸”庭审也是“重庆大轰炸”系列案件的第12次开庭。据一濑介绍,他们同松潘的12名受害者进行了商谈,最终确定两名受害者出席“松潘大轰炸”的庭审陈述。“松潘一共有6位受害者起诉,要求有三项:要求日本政府承认轰炸事实,对受害者正式道歉,并向每位受害者赔偿1000万日元。”一濑称,接下来,日本律师团将集纳各地受害者的具体情况,写成鉴定书,于2010年8月集中提交日本法院,并要求日本法院争取在2010年年底前对“重庆大轰炸”系列案件作出一审判决,“如果一审败诉,还将进行二审和三审,希望能有更多当年大轰炸的受害者加入到诉讼和声援行动中。”

  自2006年10月25日以来,“重庆大轰炸”受害者已经发起原告团、声援团和律师团,重庆、成都、乐山、自贡等地已有188名受害者通过律师团向日本法院递交了起诉状。

  2010年1月27日,“重庆大轰炸”之一的“松潘轰炸”诉讼案在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开庭,这是“重庆大轰炸”诉讼案在日本第12次开庭。来自中国四川省松潘县的两名原告当庭陈述了日军在“松潘轰炸”中对当地民众造成的巨大伤害。“松潘轰炸”诉讼案受害者代表马福成表示,他的一家在轰炸中遭受重创,祖母等3人丧生,希望日本政府为“松潘轰炸”谢罪和赔偿。

  “重庆大轰炸”诉讼辩护团成员田代博之告诉记者:“尽管开庭多次,但辩护团和法庭之间始终存在分歧。我们用事实和证据来证实历史。”田代博之说,辩护团争取每3个月向法庭陈述一次,请中国的战争亲历者讲述,让日本法院和民众了解这段历史。假如一审判决败诉,辩护团还将向日本高等法院、最高法院继续上诉。来源:阿坝日报、四川日报、阿坝州档案局(万晓玲 搜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