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图库

图片名称:话说姜维城1|作者:佚名|来源:本站原创|点击:|时间:2016-03-29

图片简介

古志话姜维

    据《元和志》载:“蜀将姜维、马忠等征伐汶山羌夷,此其地也”。姜维征西,至汶川、理县一带,修城筑垒,屯兵练武。该城墙却并非姜维所筑。今存环绕山峰古城墙残垣——“姜维城”,为明孝宗弘治年间(公元1488—1505年)将过去朝代所建作战城堡连接起来,重新构筑的。如今古城墙外,还能见到古城坪上的点将台,高约7米,宽约4米,黄泥夯筑而成。

姜维(202~264)是三国时期蜀国名将,姜维本是天水冀县(今甘肃甘谷东)人,羌族。早年任曹魏中郎,后投蜀汉,任仓曹掾,继升中监军、征西将军。传说蜀汉大将军曾在汶川一带屯兵驻防,现存古城墙,老百姓为之命名为姜维城。这便是史书上所称的“姜维城”。

遗址早于1921年期间发现有新石器若干件。

“汶山”地处成都西部,属川西高原地带。辖汶川、茂县、理县、黑水等地,称汶山郡。聚居着藏族、羌族等兄弟民族100余个部落。

据《三国志·蜀志·姜维传》之记载“延熙六年……汶山平康夷反,维率众讨定之。”王嗣颇为感激。当时王嗣任汶山太守、安远将军。(今汶川县)。他首先发展贸易,组织盐、茶、丝绸和玉器到山区,公平互利,从藏羌聚居地换回马匹和药材。藏羌等民族得到急需的盐和茶叶,十分感谢王嗣。有很多部落的酋长与王嗣和好。不久有一部分部落发动叛乱,王嗣将军好友姜维在得报以后,亲率大军到汶山平乱,终于平息了叛乱。据载,公元263年,魏国大将邓艾从摩天岭奇袭西川,攻占成都,镇守在剑门关的蜀国大将姜维兵败被杀。消息传到汶山,王嗣将军仰天长叹:“天意灭我维兄,灭我蜀汉也!”乃下令筑城坚守待变。城就筑在今汶川县城背后大山上。王嗣将军为报姜维知遇之恩,纪念姜维生前亲率大军到汶山平乱。故名曰:“姜维城”。

■张莞吴冰凌

汶川县城背靠岷江东岸,山梁上如长龙盘卧的姜维古城墙,沧桑不改伟岸。“姜维城”地处川西北高原的门户——汶川县威州镇。从成都出发,途经都江堰市到汶川县城,远远可见大山上有一道古城墙。绕山涉岭,莽莽苍苍。仿佛是在向人们诉说着往事的沧桑。

沿着姜维城那条盘山小道,来至点将台,置身茫茫天地间,顿生旷世沧桑之感。经过2000多年岁月的打磨,垛口却依然清晰。姜维城遗址是岷江上游一处极具代表性的重要遗址,姜维城遗址包含了新石器、汉代和宋代等时期的遗存,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古城墙全用黄泥土夯筑而成,古城墙的风采、古城墙的气节、古城墙的灵魂和精髓,需要人们用心去领悟。斑驳破碎的光影中,古时圣贤、三国蜀汉名将姜维叱咤风云,抵御魏将钟会大军,点燃的烽火……

登上点将台,陈子昂“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那种旷世沧桑的感觉登时涌上心头。姜维城几千年积淀下来的历史深度和厚度,让人痴迷,让人敬畏。唯有在这样的地方,我们才能安心体悟从古城墙的各个角落滋生并渗透人们心中的那份千奇百怪的美。

时代的进步,使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的话语权正在被逐渐稀释掉,让空间距离无限缩短,迁移节奏不断变快。一座城市,一块地域,尤其是经济发达的中心城市,其文化资源已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被本地“土著居民”所垄断。这带来的一个现象就是,本土文化的生长空间越来越窄。

作为具有当地浓厚文化氛围的标志,可说是承载着民族文化特有得内在特质,也承载着地域归属感。

消失或边缘化的本土文化还包括各种民风民俗、民族建筑、民族方言。及时保护正在消失的本土文化,其实质就是在保护地域传统文化。保护华夏文化几千年来在各地的文化沉淀,这也是构建成一座城市吸引力的根本要素。建筑的魅力是民族思想观念,生活方式,建筑建材及建造方式之间的差异。各个地域的民族传统建筑,具有令人着迷的自身特有魅力。这些人们记忆中的宝贵财富,正在被现代化的城市和商业化的发展模式所代替,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古建筑正在不同程度的面临着一场“劫难”。“被遗弃”、“被抛弃”、“被放弃”、孤独老去、苟延残喘,或者是被新的理念和新的建筑所代替。

名人说过,建筑是凝固的乐章,那种凄凉之美,让人惊艳。如今,新的城市起来了,没有了先祖们留在老城区和老城墙上的足迹,风雨中失去色彩的雕梁画栋,也在推土机的轰鸣声中湮灭。历史就这样离我们远去。存留在上个世纪末人们眼皮底下的古城,古城墙也已经湮灭在钢筋水泥所构建的“大森林”里了。后辈们要想在今天的城市中找到点历史的痕迹,恐怕要翻出历史的旧照片才能寻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文化图库

推荐新闻

联系我们